你根本不懂花40万吃俩小菜有多爽!

2017-08-10 15:53 来源:杜绍斐 我要评论0 字号:
【导读】 至于到底好吃不好吃,专程来品尝的中国富豪只给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笑脸:「呃…口感很特别…」真正令富豪甘愿对鱼子酱买单的原因,是因为它的珍贵:采集顶级鱼子酱是个运气活,因为只有鲟鱼卵才有资格被制成鱼子酱,但鲟鱼这种鱼长得特别慢,需要12年才能长出鱼卵。

最近,一部2015年的纪录片重新火了起来:「Feeding The Super-Rich -亿万富翁们的饕餮盛宴」。

杜少我也看了,说真的,看完后心情有点复杂:

相信我,如果你看到全世界最顶级富豪对于食物最不可思议的追求,你也会和我一样心情复杂。

比如毫无味道、可食用的金银:

比如43000块一杯、全世界只剩最后一杯的1811年拿破仑白兰地:

比如3500块一杯,从苏门答腊丛林野生麝香猫拉出的屎里捡出咖啡豆,一颗颗洗净、烘干后做出的全世界最昂贵猫屎咖啡:

就连我的富人好朋友康总,哪怕吃过2000块一片的鹅肝,喝过5000块一碗的野生白松露汤,看完以后都说他想哭。

身价亿万的顶级富豪,对美食都有着极高要求。他们可以轻松买得起全世界最贵的食物,所以根本不在乎价格——

一种食物是否珍贵、是否稀有,是否有精彩的故事,反而更吸引人。

为满足亿万富豪对食物的追求,一种专门为富豪提供食物的高端服务业出现了——

想在这个高风险、高回报的新型市场中存活,他们必须使出浑身解数,寻找全世界最独特的食材和饮品。

「我们提供的每一瓶酒,都跟随船只环游过世界。」

为了征服富豪,这个行业中每个人都拼命寻找最有故事的食材——

「我们给客户的酸奶,一半都来自同一群优质奶牛,它们有自己的名字和编号,这对客户来说至关重要,这意味着自己喝的酸奶是特殊的。」

「这是一种日本奶牛,牛被养大的过程,都是躺在豪宅,喝着啤酒或者日本米酒,有人为牛放音乐,有人给牛做按摩...目的只有一个,提升牛肉的口感。」

值得一提的,是下面这位做鱼子酱的大姐。

她的鱼子酱会供给全伦敦最有钱的富豪、贵族,就连女王都不例外。

像下面这种,一罐1.8公斤的白鲟鱼子酱能卖到24000镑,将近21万人民币。

随便吃一小勺,差不多2000块。

不仅价格昂贵,吃进嘴里的方法都必须最讲究。

按照鱼子酱大姐的说法,品尝鱼子酱最完美的方式,就是将鱼子酱放在手背上,再用嘴巴吸进去,这样能保持鱼子酱最原始的风味。

听到这种吃法,旁边一位东亚的土豪大哥很费解:「你居然连金勺子都不用?」

大姐耐心的跟富豪们解释:金属做成的勺子会生锈,破坏娇嫩鱼子酱的味道和口感。如果用勺子,那也是贝壳的。

尝过全世界最贵的鱼子酱后,富人们纷纷竖起大拇指,称赞这种「略带弹性的优雅口感」,「细腻到让你怀疑人生」。

至于到底好吃不好吃,专程来品尝的中国富豪只给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笑脸:

「呃…口感很特别…」

真正令富豪甘愿对鱼子酱买单的原因,是因为它的珍贵:

采集顶级鱼子酱是个运气活,因为只有鲟鱼卵才有资格被制成鱼子酱,但鲟鱼这种鱼长得特别慢,需要12年才能长出鱼卵。

世界上最珍贵的鱼子酱,产自一种60岁高龄的Beluga鱼,这种鱼每年也就100条左右能长出鱼卵,制出的鱼子酱产量只有8-13公斤。

吃到21万人民币的食物并不难,但吃到每年只有8公斤的食物,无疑更有吸引力。

正如鱼子酱大姐所说:「人们喜欢鱼子酱,因为鱼子酱很稀有,很独特。最关键的是,它很贵,人们很享受买贵的东西。」

当然,鱼子酱现在也变得越来越不火了。富豪们觉得腻了,仍然不够独特,鱼子酱的价格也开始降下来。

比起鱼子酱,酒无疑更珍贵。毕竟,鱼只要活着,就能产卵,但一瓶稀有的酒喝完就真没了。

为了取悦顾客,一位酒吧老板一辈子都在收集稀有高级的烈酒。

比如1865年,也就是林肯遇刺那年生产的皇家酒,光这个日期就值好几十万人民币:

还有1788年生产的白兰地,也就是法国大革命前1年、美国宪法颁布那年,一杯就要43000人民币。

更关键的是,这种珍贵的酒不是随便一个土炮煤老板想喝就喝。酒吧老板非常严肃的控制自己的顾客素质:

「钱不是问题,我要看你有没有资格。」

1811年产的拿破仑窖藏法国白兰地最后一杯酒,就被一位俄罗斯房地产大亨得到了。

拿出这瓶酒时,连酒吧老板都心生敬畏:

在客户喝下之前,酒吧老板反复强调:世界上极少数人才有幸喝这瓶酒,你喝下这最后一杯,就是终结一段历史。

「这意味着,全世界所有人的余生都不会再有机会做同样的事。」

瓶中酒全部倒出,刚好没过杯底。地产大亨一口灌进肚里,终结了这瓶200年前的白兰地,身上迸射出历史的圣光。

至于味道如何,大亨并不在乎,因为他已经得到独一无二「品尝资格」:

哪怕一杯咖啡,只要足够独特,能彰显自己的身份和品位,富豪们就会心甘情愿为它买单。

为了做出一杯价值3500人民币、号称咖啡界劳斯莱斯和布加迪的「猫屎咖啡」,不仅要用真猫屎,猫还是特殊的猫,屎也是珍贵的屎,和市面上热炒的猫屎咖啡完全不同——

在苏门答腊丛林深处的野生咖啡树,会吸引野生麝香猫。它们最喜欢吃咖啡豆,但却不能完全消化,只能随粪便排出。

不仅如此,真正能入麝香猫法眼的咖啡豆非常稀少,更何况还需要人力到丛林深处去寻找。

进入麝香猫体内,经过消化系统的洗礼,这些咖啡豆原本的酸味、苦味都会被消除,呈现出「从未有过的绝妙体验」。

所以,真正的「猫屎咖啡」产量极少,比钻石还珍贵,一杯至少3500人民币。

把煮好的猫屎咖啡滴在上好的黄油上,精确掌握滴数,还能做出全世界最贵的甜点:

用马来西亚椰奶、马达加斯加香草、24克拉金箔果冻作为配角,把掺了苦艾酒的猫屎咖啡做出的布丁球放在顶端,设计出一个奢华的摆盘,一份价格超过4000元的甜点诞生了:

如果告诉富豪们,这块甜品很昂贵,没人会感兴趣。

但如果告诉他们,这块甜品源于苏门答腊原始丛林的野生咖啡豆,经过一种可爱野生小动物的筛选,被采集回现代社会后,经世界上最好的甜品大师之手试验3个月,花费几十万成本研发而出,比劳斯莱斯还珍贵,那这几万块钱简直花得太值了。

更何况,哪个贵妇能拒绝能让她们少女心融化的可爱麝香猫呢?

故事越精彩、详细,就越容易被富豪们买单。

更值得一提的,是一种叫「狗爪螺」的神奇动物:

这种看似不起眼的食材,运到伦敦就能卖到天价。

为了采集狗爪螺,还诞生了一种名为「狗爪螺收割者」的职业,一天就能赚到400欧元。

高收入伴随高风险,采集狗爪螺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工作之一:只能靠简陋的防护措施把自己固定在岩石上,用最快速度从缝隙中挖出狗爪螺。

冬天的海浪跟开了挂一样疯狂,收割者稍有不慎就会被重重拍在岩石上,要么晕要么死,每年都会有5个人因为采集狗爪螺丧命:

被运到伦敦后,一克狗爪螺的价格比黄金还贵。尽管如此,富豪依旧会花大价钱定制一套狗爪螺大餐。

他们买的就是这种「来自地狱的海鲜」背后,那些血腥的故事:

就像每个人都希望用一件东西证明自己的独特,这些与众不同的故事才是富豪们一掷千金的真正原因。

说白了,其实就是消费观的问题。

一片普通的熏鲑鱼,也许卖不到高价。

但如果一位熏鲑鱼的小伙一边熏鲑鱼一边弹Jazz,还能分辨一片鲑鱼是男人切的还是女人切的,那做出来的这片鲑鱼不是平凡的鱼。

8000块钱一片的黑松露,听起来没什么吸引力。

但如果有人带你去英国唯一一块生长松露的土地亲手挖出,你已经做到了别人做不到的事,这块松露就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松露:

几万块钱一瓶的红酒,也不贵。

但如果有人告诉你,这些红酒是JamesBond电影里出现过的,那买下它还需要更多理由么?

还有来自非洲山顶冰冠融化的水制成的冰淇淋,跟随游轮环游过世界的名贵威士忌,混合非洲爪蛙蛙卵提取物、具有长寿功效的鱼子酱……

如果一条咸鱼有了梦想,一定也会比普通咸鱼珍贵不少。

很多人不相信富豪竟然会这么蠢,被一群编故事的商人耍的团团转。但对富豪来说,追求自己心中最好的生活也没错。

作者:暂无
编辑:蔡冰清
版权声明:凡本网注明来源为“盐城新闻网”或“盐阜大众报”“盐城晚报”“东方生活报老爸老妈”各类新闻﹑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,均为盐阜大 众报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。

关注我们

  • 微信

  • 客户端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