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毅因宋泽夫诗文赞他为“苏北鲁迅” 这是他的一份遗稿

2017-07-06 09:02 来源:盐阜大众报报业集团全媒体记者 赵亮 我要评论0 字号:
【导读】 盐城新四军纪念馆正在江苏各地及全国巡展的60件珍贵革命文物中,宋泽夫先生的遗稿《喜鹊》,格外引人注目。原因不仅因为《喜鹊》是一份十分珍贵的手稿,更重要的是对研究这位盐城地方名人生平具有一定的史料价值。

  核心提示

  盐城新四军纪念馆正在江苏各地及全国巡展的60件珍贵革命文物中,宋泽夫先生的遗稿《喜鹊》,格外引人注目。原因不仅因为《喜鹊》是一份十分珍贵的手稿,更重要的是对研究这位盐城地方名人生平具有一定的史料价值。

  作为宋泽夫生前撰写71则《盐城俗语》中的最后一则,这篇以喜鹊和乌鸦对比的文章,辛辣讽刺了国民党豢养的一批汉奸,他也因此遭到多次警告。对此,陈毅曾称赞他为“苏北的鲁迅”。

  【文物】宋泽夫的遗稿《喜鹊》

  【年代】1937年

  【定级】三级

  这份遗稿长10厘米、宽30厘米,除纸面泛黄外,整体完好。2001年入藏后,便与宋泽夫的家人失联。直到2016年12月,盐城新四军纪念馆应邀参加北京新四军研究会30分会年会期间,该馆工作人员才再次遇到宋泽夫的孙女宋广陵。

  “老人听说我们来自盐城,激动地说:‘终于找到大部队了。’”7月5日,该馆文史部主任周振华回忆说,“不久,宋广陵通过网络传来了一张宋泽夫于1936年拍摄的全家福。”

  图为宋泽夫遗稿《喜鹊》。

  【抨击声讨】发表短文鞭挞旧社会

  早在青年时期,宋泽夫就立志推翻帝制,积极支持辛亥革命。在国民党统治时期,他在盐城《新公报》上发表了许多鞭挞旧世界的短文,公开把“国庆”斥之为“国丧”,把“先安内,后攘外”的反共政策斥之为“民不堪命”,把国民党统治斥之为“乌天黑日”的世界,他的抨击和声讨触怒了统治者,因而多次遭到反动政府的通缉和迫害。

  “七七卢沟桥事变”后,宋泽夫以比喻的手法发表了《喜鹊》一文,用所谓“报喜不报忧”的喜鹊来比喻汉奸。文中,除了对卖国政府作了有力的抨击外,还怒不可遏地斥责了汉奸。文中这样写道:

  “喜鹊噪,亲的到;乌鸦叫,受警告。” 

  “喜鹊喜鹊,顾名思义,倒是名实相符;但凡听到它噪,那一天内,定有喜事。所谓:‘亲的到’者,言虽没其他大的喜事,最低限度,也要到亲的……乌鸦这样东西,不知道为了什么,提起它来人都可恶……”

  “一听到乌鸦叫,坐在家里的人,便不敢出门;行路的人,也不敢再向前进;道奶奶道爹爹听见了,‘阿弥陀佛’不离口,意在禳除灾祸……照此看来,一般人的心理,对于乌鸦大有‘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’之雅!因为它叫的不合时宜,所以时常受人警告。”

  “可是,警告自警告,叫的还是叫,天下乌鸦一样黑,叫起来是一样叫:北平通信的言论,刚被警告于前;‘毋忘东北’的口号,接着高叫于后,足见‘此非恶声也!’……”

  “作者严厉地呼吁‘我要警告’。”周振华说,“这个警告,指的是对于‘喜鹊噪’大大的下警告!因为它‘报喜不报忧’,是一味呢呢喃喃讨人喜欢,是现任的‘汉奸’,是候补的‘亡国奴’而失掉本来的音调。”

  【坚贞不渝】站在人民和正义一边

  原国防科工委副政委,时任中共盐城县委书记的周一萍曾评价说:宋泽夫是一位爱憎分明、坚贞不渝的爱国主义者、民主主义者,是盐阜地区老一辈知识分子中一位杰出的代表。无论在历史发展的哪个阶段,他总是站在时代洪流的前面,站在人民和正义一边。

  事实上,抗战爆发后,宋泽夫先后出任第五战区盐城抗日总动员委员会会长,盐城县临时参议会议长等职,竭力拥护共产党,共谋抗日。1942年3月,宋泽夫遭敌逮捕,在日伪的威逼利诱前,他怒斥强虏,嘱咐家人“我被俘,不赎票;我遇难,不收尸。”同年12月,宋泽夫虽经营救脱险,但终因伤病交加不幸去世。

  周振华说,宋泽夫一生的著作很多,在当年的盐阜地区很有影响,这不仅因为诗文的思想内容能鼓舞广大人民,具有强烈的战斗作用,而且还由于诗文具有高度的艺术性,能深深感染着读者。而陈毅称宋泽夫为“苏北的鲁迅”,其意除了褒奖其诗文的思想价值外,还赞赏了诗文具有鲁迅那样的艺术风格。

  以《喜鹊》为例,首先,诗文具有尖锐、锋利的风格,它像匕首、投枪直刺敌人要害。他长期生活在“风雨如磐暗故园”的岁月里,亲身经历着内忧外患的民族灾难,目睹国土沦丧的悲惨过程。他的著作是他忧国忧民的产物,所以他不潜心于鸿篇巨制,而以短小、尖锐的杂文为武器,进行战斗。

  其次,诗文中还充满了生动的形象,达到了形象性与逻辑性的统一。这一点也可以说是与鲁迅的风格一致。他生活见识广、学识极渊博,能够经过淘滤选择乌鸦与喜鹊、猫和狗、呆与乖、文圣与武圣等最有力的比喻,所以不需多作抽象推理,只让形象说话,便可深入浅出、小中见大、以少胜多。

  【诤言可佩】共产党人的真朋友

  宋泽夫值得缅怀的往事很多,其中一段有关他与刘少奇、陈毅初次会晤时的谈话以及陈毅对他的评价,让他的学生戴星月终生难忘。

  “1940年11月,八路军、新四军会师盐城,刚开始建立盐阜抗日民主根据地。此时,我正跟随方秉文(地下中共盐城县委书记)在八路军后方办事处工作。”戴星月回忆说:“后来接上级通知,筹备召开盐城各界人士座谈会……”宋泽夫欣然接受了邀请。

  座谈会在原盐城商会的“怀笠楼”召开,刘少奇、陈毅亲临会场,与各界人士会晤征询各方意见。期间,各界人士发言踊跃,竞相赞扬我党领导下的八路军、新四军英勇善战、艰苦奋斗、纪律严明,唯有宋泽夫在会上作了披肝沥胆的发言。

  宋泽夫首先说,两年前国民党江苏省政府主席韩德勤,为了标榜“军民合作”、“共同抗日”,在盐城西南的沙沟召开过一次“共商国是座谈会”,他抱着去实地看一看的心情,应邀去参加了。结果,大失所望。

  原来,他看到韩德勤和其主力八十九军军长李守维、三十三师师长贾蕴山等大批达官贵人,都躲在湖荡中的孤岛上花天酒地、醉生梦死。宋泽夫对国民党的腐败无能表示深恶痛绝之后,认为中国共产党才是中华民族的希望……但随后他也直言不讳地提出了批评。

  比如:某部在行军途中,不调查研究,曾误把他办学时自建的电话线路,当作国民党军用电话拆除了,还强拉穿长衫的老师去搬电线、扛电杆,把人民用来自卫的更楼,误当作韩德勤的反共碉堡而捣毁了。他认为这虽是个别现象,但必须注意纠正才能更好地密切党群关系、军民关系。

  宋泽夫发言之后,陈毅高兴地站起来说:“宋老先生是我们共产党人的真朋友!军民合作乃抗日胜利之本,决不容许有任何损害军民关系的行为发生。宋老先生的批评一针见血,十分中肯,我们欢迎这样的诤友、诤言……”会上,刘少奇也表示十分赞赏宋老先生这种肝胆相照、赤诚相见的精神。在场的人对此无不感到可敬可佩。

作者:暂无
编辑:顾海霞
版权声明:凡本网注明来源为“盐城新闻网”或“盐阜大众报”“盐城晚报”“东方生活报老爸老妈”各类新闻﹑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,均为盐阜大 众报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。

关注我们

  • 微信

  • 客户端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