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椿炒鸡蛋 将春天装满盘

2017-05-04 15:02 来源:盐阜大众报报业集团全媒体记者 谷荣 我要评论0 字号:
【导读】 “食用香椿,一年只有一季,椿芽刚冒出来的时候,是暗红色的,谷雨前后上桌最佳。”京剧老演员袁安康说,“每到这个时节,椿芽炒鸡蛋是必吃的,那味道,只要一吃,就永远也忘不了,其香浓郁、深远,香得沉稳,香得让人怀念………”

 色泽诱人、芳香四溢的香椿炒鸡蛋

 每年春天袁安康都要在家做香椿炒鸡蛋。

 超市买回的香椿芽

  流水冲洗香椿芽

 将香椿芽细细切碎

 打入鸡蛋

 

阳春三月,草木芳菲,在无限的春光中,各种野蔬纷纷上市,其中以“野蔬四头”的马兰头、枸杞头、豌豆头和香椿头最为有名。

68岁的袁安康对香椿情有独钟,“香椿又被称为‘树上蔬菜’,具有清热除火、利尿消肿、补虚壮阳、明目健脾、抗衰抗辐射等功效,营养价值还很高呢!”袁爹爹说。以前京剧团大院里有三棵香椿树,剧团里的同事大多是北方人,每到春天,团里几乎家家都会摘些椿芽做菜吃。

听说袁爹爹喜吃香椿,盐城晚报记者约好去他家采访。“今天去超市刚巧看到有香椿芽,就买了一小把。”前一天,袁爹爹就在微信里告诉记者,第二天来就做香椿头炒鸡蛋。虽然野菜吃过不少,可这香椿芽还真没吃过。于是,带着好奇,盐城晚报记者来到了袁爹爹家中。

盘子里的香椿芽是暗红色的,也有部分叶片呈深绿色,叶厚芽嫩,叶片连同茎约四五寸长,色泽犹如玛瑙一般,闻起来有淡淡的清香。“现在超市里出售的香椿芽都是外地的,所以价格不菲,只二三两,就需十几元。盐城气温相对较低,此时,椿芽还未长出。而且,市区难觅香椿树,要吃只有到超市才能找到。”

2

在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,袁爹爹一家都是住在京剧团大院里,虽然现在已搬进了新的小区,但在他的记忆中,院子里的香椿树永远是那么迷人。“香椿的叶柄能长一米多,对生两排小叶,像飞翔的凤凰,是印象中最有诗意的树叶。夏天,院子里的香椿树就像一把伞,太阳照不满院子,风一吹,光斑晃动叶脉香,清净、舒坦。秋天,椿叶变黄,像一树金子,悠悠地飘,悄悄地落……最后,只剩喜鹊窝和几串果实。”

袁爹爹说,食用香椿,一年只有一季,谷雨之前,椿芽长到两三寸左右,是采摘的最佳时间。因为长得太短,几棵树的芽才够美餐一顿;太长,味道会变苦。俗话说“雨前椿芽嫩如丝,雨后椿芽如木质”,吃香椿一定要趁鲜、趁嫩、趁早。短的暗红,长的闪着绿光。每到此时,院子里的大人、孩子都会摘椿芽吃。有的芽长在不高的椿树干上,踮起脚尖就够着了;有的芽长在高高的树枝上,需借助长竹竿才能打下来。

“有树的院落是幸运的,让人怀念。还记得以前,每当饭后,剧团里的同事都会在高高的香椿树下吊嗓子,一起排练,那声音极具穿透力;孩子们则在树下嬉笑打闹,风吹香椿树叶的沙沙声、人声、鸟声、声声如歌;心中留下的美味、快乐、希望,如此动人。”袁爹爹感慨地说,其实,吃香椿,也不单为它的味道,而为那背后的种种情愫。

“只可惜,多年前,因修路,剧团大院里的几棵香椿树被移走了,不知去向。记忆中只剩下省淮大院里的一棵,不知还在不在了。”袁爹爹不无遗憾地说。

3

“好,现在我就做盘香椿炒鸡蛋给你尝尝。”几番感慨后,袁爹爹说。他先把香椿放到流水下冲洗,待叶片洗净切碎后,一股浓烈的香气袭来,令人未尝先醉。

“此时的椿芽和茎都是非常嫩的,切碎后,刀上、砧板上、手上都是香气。”袁爹爹打入4个鸡蛋,并充分拌匀,热锅,倒油。“油需多放一些,口感更好。”待油温升高后,将香椿芽与鸡蛋糊下锅煎炒,几分钟后,锅中收汁,鸡蛋呈金黄色,包裹着香椿芽,此时,出锅盛盘。

看着色泽诱人、芳香四溢的美味,记者夹起一块边咀嚼边品味这奇异浓郁的感觉,味蕾瞬间绽放,世界仿佛一刹那凝固,种种尘世的美味,总比不上椿芽炒蛋的滋味。看到记者如此沉醉,袁爹爹笑了,“我就说嘛,没有吃过的人初次吃可能不太习惯,但只要一吃,就忘不了。”

“我做香椿一不淖水,二不放味精。”袁爹爹说,因为此时的香椿是最嫩的,一淖水,香味流失大半,岂不可惜。味精是万万不能放的,否则简直是暴殄天物。

“香椿的吃法很多,可凉拌、可炒、可煎,还能腌着吃。”袁爹爹说,但有一点需注意,椿树又分香椿与臭椿两种,虽属不同科植物,但两者外形极为相似,故有不少人将它们混为一谈。臭椿叶子有异臭,不可食用,香椿叶子有较浓的香味;臭椿树干表面较光滑,不裂,而香椿树干则常呈条块状剥落。

作者:暂无
编辑:顾原源
版权声明:凡本网注明来源为“盐城新闻网”或“盐阜大众报”“盐城晚报”“东方生活报老爸老妈”各类新闻﹑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,均为盐阜大 众报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。

关注我们

  • 微信

  • 客户端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