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年鏖战急 稻田埋忠骨

2016-11-25 14:58 来源: 我要评论0 字号:
【导读】 陈忠早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,在攻打长沙的战斗中获“战斗英雄”称号。陈忠左脚在战斗中负伤,行走不便,但仍英勇作战,立下战功。

1477880199739

陈忠的遗骨埋在这片稻田下。

【寻访红军坟】烈士遗骨埋在一片稻田下

对陈忠烈士墓的寻访,可谓曲折而复杂,断断续续寻了一个月。

9月底,盐城晚报记者在《盐城县志》上查找陈忠烈士。其他烈士多有大篇幅生平介绍,陈忠只有短短一小段,只知道是在丁家垛牺牲的,葬在弥陀院西南角,而丁家垛在哪?无记载。

资料上写有“古殿堡”这一地名,记者致电盐都尚庄的朋友,回复“不知道丁家垛在哪”。再根据文字中“伍佑丁家垛”的字样,联系伍佑街道工作人员,答复“不知”。

盐城晚报记者在百度地图上搜索“丁家垛”,显示在伍佑西南方向的大冈一带。联系大冈镇宣委王金祥,他告诉记者:“丁家垛在冈中,现在的冈中属于盐都高新区。”热心的他提供了联系方式,最终找到当地村干部丁言仁。

丁言仁说:“确有丁家垛,也确实曾有座弥陀院,不过早在战时就被烧毁,村庄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”

为得到更确定的答案,盐城晚报记者请教老党史专家胡爱桐。30多年前,我市曾对在盐牺牲的烈士做过调查,他参与其中。“其他烈士基本上都有大量的资料,却把陈忠漏掉了。”胡爱桐解释,当年对在盐牺牲烈士的调查,以团级以上烈士和一些以姓名作地名的著名烈士为主。

胡爱桐翻查《盐城英烈》(第一辑),发现不确定的东西更多了,陈忠还是陈中?一营还是二营?湖南人还是江西人?有两个版本。

胡爱桐联系了当年整理陈忠简介的杨文亮老人,杨文亮表示,年代太远,不记得了。“要是当年调查一下就好了,那时候好调查,战友多在世,现在恐怕难了,陈忠的战友恐怕有100多岁了……”胡爱桐也很遗憾。

10月24日下午,盐城晚报记者找到了丁家垛。村支书丁文兵介绍,此地目前的准确名称是“盐渎街道民生居委会一组”。

村里头发花白的老人来了四五位,听说有人要了解丁家垛打仗和弥陀院的事情,情绪都有些激昂。今年86岁的张志荣是亲历者,也是一名老党员,他激动地说:“我全知道。”1942年,他12岁。

当天细雨蒙蒙,跟着老人们急促的步伐,盐城晚报记者来到了弥陀院旧址。这里已是一片稻田,而弥陀院的西南角,路对面,又是另一片稻田。“以前这里只有7亩田,有一位营长和两个战士,就埋在这里,在这田下面。”

张志荣不清楚这位营长的姓名,而他旁边的丁华贵抢着说了:“陈忠!”这么一位身世模糊、记录甚少的烈士,在老百姓心里留下来了。

今年67岁的丁华贵告诉盐城晚报记者,上世纪60年代,有一位外地的大学教授下放到冈中中学,“叫段心枚(音),他想写一篇关于弥陀院的小说,请我调查的,当时我就知道了有这个烈士。但是,那篇小说不知道最后有没有写成功。”

1477880199971

张志荣在弥陀院旧址前讲述当年的战事。

【战地寻踪】老百姓把新四军当自家儿子

“当年的弥陀院风光气派,东西南北各12间,一共48间,木头中柱两个人都合抱不起来……”村里老人说到弥陀院,眼神里全是历史。

74年过去了,张志荣记忆犹新,连细节都能讲出来。“弥陀院里有个私塾,我就在里面念书。当时打仗,弥陀院四周是壕沟,外围还有一圈树围着,东北角有一个吊桥,方便进出。”张志荣回忆,“和平军(伪军)霸占弥陀院作为据点,我们就被赶了出来。”

“1942年农历五月十二(6月25日)晚,新四军进了村,村里巷道上全住着人,他们就在外面,也不去打扰老百姓。”张志荣说,老百姓拥护新四军,“他们不像和平军抢老百姓东西,有的老百姓还帮助新四军,说是自家儿子,不让他暴露身份。”

张志荣说,天黑了,新四军开始攻打弥陀院里的伪军,“他们用竹梯子架在壕沟的墙根处往上爬,有一个人枪走火了,惊动了和平军。新四军没有炮,武器也不如和平军。农历五月十三(6月26日),新四军包围弥陀院,和平军的增援部队从伍佑赶过来了,从伍佑一直打到刘西(民生村东边不远处),新四军硬是没让敌人援兵进弥陀院,一个伪排长爬到白果树上看情况,被一枪打死。新四军也牺牲了不少人呢,听说有个营长牺牲了,应该就是陈忠。”

“农历十四、十五,伪军逃掉了,新四军发动群众到弥陀院拿回被伪军抢走的东西,我拿回了自己的书桌。”张志荣记得,正当他还在弥陀院时,听到很大的响声,新四军倒了一些柴油在院子里,还发动老百姓拆砖头,之后一把火就点起来了。“防止和平军再来进驻,村里的几个祠堂也是连夜拆的,这样和平军就没有落脚的地方。这事之后,村里也没有再来过伪军了。”

陈忠在这场丁家垛战斗中牺牲,就是在张志荣所说的爬土圩的时候不幸中弹,他和其他两位烈士就葬在弥陀院西南角的田里。

1942年7月16日的《盐阜报》报道了丁家垛战斗,称伪旅长陈为镜被新四军击毙。今日再看这篇报道,无论是时间,还是四周壕沟、土圩、树围等作战地形以及伪军增援的史实,均与张志荣口中所述一一印证。

1477880199918

1942年7月16日的《盐阜报》报道了丁家垛战斗。

【小档案】

陈忠,也称陈中(?~1942),湖南人(一说是江西人)。1941年7月,任新四军一师二旅四团一营营长(一说是二营营长)。常率部以东海大队、丰台大队等番号,转战在盐城、盐东一带,参加过攻打秦南仓、冈门、古殿堡、伍佑、北洋岸、楼王庄、丁家垛等敌伪据点战斗。1942年5月,驻伍佑伪军200多人调防驻丁家垛弥陀院。6月25日,四团和盐城县总队一部,对其发动攻击,陈忠不幸中弹牺牲。

【红军经历】

陈忠早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,在攻打长沙的战斗中获“战斗英雄”称号。陈忠左脚在战斗中负伤,行走不便,但仍英勇作战,立下战功。

【相关链接】

67岁的丁增国以前在盐都区盐渎街道民生村开拖拉机耕田,“大概二十多年前吧,我开拖拉机碰到过田下面的棺材,很薄。看到之后,就没有动过了,现在还在下面呢。”丁增国所指的田地就是埋葬陈忠和其他两名烈士的地方,这事过去之后不久,陈忠的后人到丁家垛来过,“后人是从北京来的,晓得遗骨埋在田地里,他们也没有要求动,没有立碑,之后就走了。”据丁增国介绍,村里人还曾经在井里捞出过手榴弹,在河里摸到步枪。这些都是抗战的历史见证。

【结束语】

至此,本报“寻访盐城‘红军坟’”专题报道暂告一段落。

感谢钟苏安、童一本等红军烈士后人,感谢胡爱桐、陈海云、徐振理、邱明哲、蔡立荣、唐文祥、沈泽洲、陈国生、张志荣等研究者和志愿者,感谢连云港、南通、海安等地的热心人士,感谢兄弟媒体的支持,感谢所有关心寻访盐城“红军坟”的各界人士,谢谢你们!

作者:暂无
编辑:均尤
版权声明:凡本网注明来源为“盐城新闻网”或“盐阜大众报”“盐城晚报”“东方生活报老爸老妈”各类新闻﹑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,均为盐阜大 众报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。

关注我们

  • 微信

  • 客户端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