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思报民恩 生死全不顾

2016-11-25 14:56 来源: 我要评论0 字号:
【导读】 走进大丰烈士陵园,在园内中心路的左侧,一排团级以上烈士的碑林里,黄思珍烈士的墓碑赫然映入眼帘。“我们小时候,每年学校都组织来这里扫墓,黄思珍、易乃千、郭守贞、殷德林……这些烈士的名字都不陌生。”26岁的讲解员潘晨霞是当地人,她回忆,过去的烈士陵园还没有与施耐庵公园合并,环境不如现在这般清幽,但唯独这一排烈士的墓碑,这些年未曾改变。

1477012263621

潘晨霞介绍黄思珍的革命经历。

【寻访红军坟】遗孀含泪透露烈士生前夙愿

走进大丰烈士陵园,在园内中心路的左侧,一排团级以上烈士的碑林里,黄思珍烈士的墓碑赫然映入眼帘。“我们小时候,每年学校都组织来这里扫墓,黄思珍、易乃千、郭守贞、殷德林……这些烈士的名字都不陌生。”26岁的讲解员潘晨霞是当地人,她回忆,过去的烈士陵园还没有与施耐庵公园合并,环境不如现在这般清幽,但唯独这一排烈士的墓碑,这些年未曾改变。

80岁的陈海云老人退休前在大丰党史办工作,32年前,为了解黄思珍的生平,特地去了一趟福州。

那是1984年的秋天,陈海云从资料上查到,黄思珍的遗孀王梅兰在福州市汽车公司工作过,赶紧登上了南下的汽车。“在福州汽车公司职工宿舍区,我见到了王梅兰,当时她已经六十多岁,身体不太好,有一个儿子在外工作,她一直和儿子儿媳生活在一起。提到黄思珍,她讲起了很多往事,好几次都潸然泪下。他们夫妻感情很深,虽然那时距黄思珍牺牲已有三十多年,但时光并未冲淡她对丈夫的思念。”陈海云对记者说。

“有一个细节我记得很清楚,王梅兰说,黄思珍生前反复跟她提起一个心愿,说他要报恩,要寻找一位安徽的大嫂,但终究未能如愿。”陈海云说,这里面有一个故事,如果不是当年寻访到王梅兰,后人根本无法了解。

抗战中在安徽,一次一颗子弹(一说炮弹片)打穿黄思珍的嘴巴。因部队要执行作战任务,他被安排到一户乡亲家中养伤。

由于嘴巴化脓,无法进食,黄思珍一直处于高烧昏迷中。房东大嫂刚生过孩子,她挤下自己的乳汁,喂给黄思珍。经过老乡全家的精心照料,黄思珍逐渐康复。当他得知自己在昏迷中是靠吃大嫂的乳汁维持生命时,激动得热泪盈眶,未等伤口痊愈即辞别大嫂全家,踏上抗日征途,发誓等革命胜利后一定要来报恩。

解放战争中,黄思珍奉命在海安附近转移军民到一条大河的北岸,成千上万人只有一座浮桥可走。情况紧急,他命令让妇孺先过,部队继后,轮到他时,浮桥已断,只好泅水渡河。此时,他身上的伤口还在发炎流血。

“王梅兰说,丈夫对党对人民一直心怀感恩。他常说,等革命胜利后,一定要把母亲和大嫂接过来,好好报答她们。如果他哪天牺牲了,请妻子一定帮他实现这个心愿。”陈海云说,当时,这些细节都被他记录下来。

“后来,王梅兰还写了一封信寄到大丰党史办,请帮助寻找这位安徽大嫂。”陈海云说,这封信他记得保管在党史办资料室。10月16日,盐城晚报记者来到大丰党史办,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,几乎把资料室所有保存的信件翻了个遍,很遗憾没能找到这封信。

“这些信件里唯独少了一册,可能是有老同志外借出去没有按时归还,黄思珍遗孀的信应该就在这里面。”大丰党史办工作人员朱女士说。

10月16日,盐城晚报记者与福州市交通运输委员会取得联系,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福州市现有多个汽车公司,大多经历改制,隶属民营,因为无法确认是哪一家汽车公司,所以王梅兰老人的信息无法查询。

1477012280134

如今的便仓港,面貌全非,这里曾是盐南站斗的主战场。

【战地寻踪】找到遗体时,身中13刀

“黄思珍牺牲在便仓,但具体牺牲地点,资料上都没有记载。”陈海云告诉盐城晚报记者,纵队政委吉洛(姬鹏飞)得知黄思珍牺牲,非常悲痛,命令一定要找回他的遗体。侦察排战后赶到便仓查找,翻挖敌人已覆盖的战壕,查了200多具尸体,终于在一个深坑发现一具特别的遗体:双手被反绑、头朝下脚朝上、上身着我军干部服、下身穿马裤。

战友们都无法辨认,只能从被打穿的嘴巴上的伤疤和所穿衣服认出是黄思珍。检查发现,他身上被敌人戳了13刀,牙齿被全部打落。“他落入敌手后,一定是宁死不屈才遭此残害。”陈海云说,黄思珍遗体被运回后方台北(大丰)县南阳镇安葬,1958年迁入大丰烈士陵园。在他牺牲四十周年时,他的儿子和侄女曾来祭扫,至今在陵园内的革命烈士纪念馆内,还保存着他们祭扫的照片。

盐城晚报记者看到,照片上面两位抬花圈的人,神情非常悲伤。陵园工会主席陈炜告诉记者,那是1988年的事了,当时他刚参加工作,依稀记得照片上穿米色衣服的人是黄思珍的侄女,“当时条件落后,没有留下电子资料和联系方式,只有这幅旧照片,记录了他后人来祭扫的场景。”

“黄思珍的牺牲地,应该就在如今的串场河两侧。”10月16日,便仓镇民政助理杨正亚告诉盐城晚报记者,如今的串场河两岸是当年盐南战斗的主战场,无数烈士牺牲于此。

“黄思珍的名字我虽然没有听说过,但如果他是1948年5月盐南战斗中牺牲在便仓的,有可能就牺牲在如今的便仓港一带。”卞康全是五条岭烈士陵园的守墓人,他说,便仓港位于五条岭烈士陵园北侧400米不到,那里曾是盐南战斗的主战场之一。而如今,这里已是一片庄稼地、两洼鱼塘,“沧海桑田,解放前那里曾是运输粮草的重要河道,后来是一片战场,血流成河。如今人事皆非,面貌全改。”他说,如果不是这些英烈舍己为国,就不可能有现在的和平与安宁。

1477012398477

黄思珍生前照片。

【小档案】

黄思珍(1916—1948):江西宁都县竹笮乡九塘村人,家境贫寒,早年丧父。他从小就给地主家做小伙计,受尽了打骂与凌辱。1932年9月,他别母参军,为穷苦人打天下。

抗战中,他由新四军四师调至一师,先后担任一分区管理科科长、特务团参谋长、华东野战军11纵特务营长、炮团参谋长等职,在苏中等地坚持抗日。

1948年5月,黄思珍任华野11纵32旅96团参谋长,参加盐南战斗。5月24日,他得知我军一个连进入便仓被敌包围,遂带人到前线侦察,遭敌机枪扫射,跌入敌战壕,手臂和腿部中弹,不能走动。第二天凌晨,身负重伤的他落入敌手,惨遭杀害。

【红军经历】

黄思珍1932年参加红军,1934年入党,历任通讯员、警卫员、班长、排长、连长、营长、团副参谋长、参谋长等职。经历了万里长征,足迹踏遍十余省。

全面抗战爆发后,他跟随彭雪枫转战豫、皖、苏地区。

【相关链接】

大丰老党史工作者陈海云说,黄思珍爱人王梅兰对他讲了两件事,让他多年无法忘怀。黄思珍多次负伤,身体较差,组织上发给他五磅奶粉补养身体。他对王梅兰说,“留给我们的孩子出生后吃吧!”后来,干部战士因吃黄鱼中毒,黄思珍夫妇也中了毒,他却毫不犹豫将这五磅奶粉全部分给了中毒战士。

另一件事,是黄思珍一次看到战友杨参谋的衬衣破了,便对妻子讲:“杨参谋还没有成家,我们要多关心他。把你给我准备的衬衣布料送给杨参谋。”而他自己,却始终穿着补丁打补丁的破旧衣服。

作者:暂无
编辑:均尤
版权声明:凡本网注明来源为“盐城新闻网”或“盐阜大众报”“盐城晚报”“东方生活报老爸老妈”各类新闻﹑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,均为盐阜大 众报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。

关注我们

  • 微信

  • 客户端

推荐文章